华中科技大学武昌份校第一个“博客“网站成立了

华中科技大学武昌份校第一个“博客“网站成立了—–博客世界的颠覆性力量正在崛起

现在,全世界每天传播的媒体内容,有一半是由6大媒体巨头所控制。其利益驱动、意识形态以及传统的审查制度,使得这些经过严重加工处理的内容已经越来越不适应人们的需求。媒体的工业化,内容出口的工厂化,都在严重影响其发展。比如,以美联社为例,有近4000人专业记者,每天“制造并出厂”2000万字的内容,每天发布在8500多种报纸、杂志和广播中,把读者当作“信息动物”一样。这种大教堂式的模式主导了整个媒体世界。这时,以个人为中心的博客潮流却开始有力冲击传统媒体,尤其是对新闻界多年形成的传统观念和道德规范。

  博客是一种满足“四零”条件(零编辑、零技术、零体制、零成本、零形式)而实现的“零进入壁垒”的网上个人出版方式,从媒体价值链最重要的三个环节:作者、内容和读者三大层次,实现了“源代码的开放”。并同时在道德规范、运作机制和经济规律等层次,将逐步完成体制层面的真正开放,使未来媒体世界完成从大教堂模式到集市模式的根本转变。

  博客的出现集中体现了互联网时代媒体界所体现的商业化垄断与非商业化自由,大众化传播与个性化(分众化,小众化)表达,单向传播与双向传播3个基本矛盾、方向和互动。这几个矛盾因为博客引发的开放源代码运动,至少在技术层面上得到了根本的解决。

  这几年,对于所有新闻媒体来说,都品尝到了技术变革的滋味,酸甜苦辣,尽在互联网之中。如今,再没有任何人会否认互联网对媒体带来的革命,但是,好像也没有多少人感知到互联网的神奇:颠覆性的力量似乎并没有来到人间。

  所有的核心在于时间。对于性急的人来说,时间如同缓慢的河流,对于从容的人来说,时间又是急流。互联网的力量的确还没有充分施展,因为互联网的商业化起始,到今天仅仅才10年;互联网作为一种新的媒体方式,从尝试到今天,也刚刚跨过10年。

  2003年,是网络媒体特殊的一年。但是,由于整个高科技产业身陷低谷,虎落平川。因此,也就没有人太关注这个“特殊”:2003年是互联网商业化浪潮10周年,是网络媒体的10周年。10年岁月潮起潮落,刚好一个轮回。

  1993年,与互联网相关的太多的开天辟地的事件:网景创始人安德森发明第一个图形浏览器Mosaic,引燃互联网大众化和商业化的烈火。这一年,第一次在互联网上实现电影播放,著名畅销书作家斯蒂芬·金(Stephen King)在网上发表最新短篇小说,Cox和Prodigy结盟推出网上报纸,真正意义上的网络新闻开始起程。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著名网络文化刊物《连线》创办,全程见证了这场革命,并且也成为这场革命的重要启蒙力量。

  对于一种全新的媒体形式来说,10年实在过于短暂。但是,10年也足以让人们感受到势不可挡的力量,以及依然静静潜伏着的冲击力。而今,随着博客的崭露头角,网络媒体异常的力量开始展现了,声势逐渐发大。虽然,博客依然在大多数人的视野之外,但是,他们改变历史的征程已经启动。1998年,个人博客网站“德拉吉报道”率先捅出克林顿莱温斯基绯闻案;2001年,911事件使得博客成为重要的新闻之源,而步入主流;2002年12月,多数党领袖洛特的不慎之言被博客网站盯住,而丢掉了乌纱帽;2003年,围绕新闻报道的传统媒体和互联网上的伊拉克战争也同时开打,美国传统媒体公信力遭遇空前质疑,博客大获全胜;2003年6月,《纽约时报》执行主编和总编辑也被“博客”揭开的真相而下台,引爆了新闻媒体史上最大的丑闻之一……

  这一系列发源于博客世界的颠覆性力量,不但塑造着博客自身全新的形象,而且,也在深刻地改变着媒体的传统和未来走向。让我们首先追溯这几个博客世界留下的脚印,揭开这些依然鲜为人知的事实。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