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的打工烤烟路程

去年6月底,快毕业了,跨专业考计算机考研失败,即将居无定所,冷门专业出身的工作又不愿找,学费欠交,毕业证被扣着,还没找到临时活干,档案很快要被打回原籍,更伤心的是,远方的她离我而去,柏拉图式的浪漫走到了终点,心中惟有默默的祝福她吧。不如意的事一件件的压在心头,有时,一种莫名的失落袭上心头,觉得一生的追求坠入了真空。看着哥们考上研的将要上研,找工作的和女友找到了在一起的好工作,这种失落便在毕业酒会最后散宴时,随着离别的伤感,象一场闷热了多天后能引发山洪的暴雨一般,禁不住地倾泻。
曾经一直拥有多少狂妄的梦想,却还离不开种种困扰,然而,人总得有梦想,总得有希望,没有希望的心田,是寸草不生的荒漠,而没有希望的人,如同没有解的方程,如同没有铉的竖琴,如同没有动力的螺旋桨。大学是梦工厂,给人造了许多梦:浓烈的强国梦,崇高的象牙塔之梦,流行的富豪梦,芬芳的玫瑰之梦。而我,便是其中一个执着的追梦者。
梦归梦,还是回到现实,只剩2圆在身上了,已向同学借了张4人头,又将花到尽头了,空荡荡的,一个人躺在寝室的地板上。没想到毕业后一周便是如此过的,鞋已跑成了鳄鱼嘴,可还没有找到活干,毕业寝室断电了,盛夏的蚊子嗡成一片,为了凉快些,晚上只能把蚊帐撑在地板,泼上水,就这样躺在上面睡。在其中一两天里,0.35圆的馒头成了我的美餐,我嚼着它时,总是忿忿的想:“我就是不相信,21世纪能饿死人!”
还好,终于找到一份家教,接着,又找到了一个计算机的培训机构,去作了培训教师,(在最苦的日子里,谢谢我那已上研的室友,给我鞋,衣服穿,让我面试成功。至今,这些装备仍为我受用。)而且,由于我的工作努力,还得到老板的同意,睡在了有空调的机房里,这次的地铺级别显然比寝室高了。在那里,我工作到了9月底,我拿到工资把学费还了,档案也找老师帮忙留了下来。
10月,一切厉兵秣马,我的复习日子便开始了,为了生计,我还在一所中专代课。在刚开始的日子,无法静心复习,头脑里总在想着一些伤感的过去。特别在看数学时,左脑进行数学运算,右脑却在回放一些伤感的情歌,幸亏我还是对事物持乐观态度的人,我把这种毛病作了些改进,让右脑放一些BEYOND的歌。(不知道有没有人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其实,当时差点想找心理医生了)过了两三周,右脑感情神经元都被我强制冻结了,我终于能好好享受那专心看书的生活。和多数人一样,2003年的二度考研难的是英语,因为,2002考时听力不算分,而这次考却有20分,对于一个英语聋子而言,只剩两个多月对付,还是有点麻烦的。听力是从零开始,刚开始,没有一句听得懂,于是,我用费时但有效的方法,即把每篇听了,一句句的写下来,写完了夹满音标和同音字的几十篇英语材料后,听力进步很快。最后,考研听力还得了12分。
接下来,每天早6点半看星星,晚11点赏月亮,备考奋斗的日子快得哗哗如水。但在接近考研的两周里,很怕英语不过线。特别作了毕金献出的变态的英语模拟题,让我的信心跌到谷地。有一次,一套题目居然阅读20个里面只对了4个,让我很想把大脑捐给大脑银行解剖,看看我是不是得了考研痴呆症。甚至快考的那几天一做英语题心跳就加速。考研的两天是难忘的咖啡日子。因为第二次考没有了退路,必须一定要在一千五百人的竞争中考取,而且,目标是公费。所以当时压力很大,两天只睡了九个多小时。第一天考前复习到凌晨1点,6点起来继续背政治,第2天如法炮制拼杀专业课。在考试过程中,政治和数学发挥一般,英语则由于信心不足,做阅读还有3,4个选项没做完。至于最后一门专业课,自以为拿手,目标是140多分,结果遭受高期望值的做法和当时考场的环境所扼杀。当时,整个考场都被那个唧唧歪歪的唠叨老师搞得恼火,特别最后一小时每隔一会他又报时,又说些诸如“大家不用紧张,专业课很简单的”废话,我听到坐在后面的女生低声骂着:“再唠叨,用刀砍你”。的确,专业课有很多辅导班原题,拿高分不难,整张卷除了最后一题辅导班没有,其它都可找到影子,我用擒贼先擒王的做法先看了最后一题,但没有头绪,只好用最快的速度做其它题,而留一半时间做最后一题。结果,一出考场马上想起一道15分的辅导班原题题目看错了,于是,过年回家有几天还在郁闷。
初试成绩公布前,心里已有了去工作的准备,幸好,付出很多努力,还是有些回报,政治73,英语56,数学二130,专业课114。但这个分能不能录取和公费,心里还是没底,毕竟同专业上线的人超过了400多人。于是我又定计划,开始了每天11小时的自习,去准备差额复试,笔记本做了厚厚的两本。可是,计划是永远没有变化快,非典肆虐,复试推迟,复试方式改变成写论文,于是,前面的努力白白浪费了,最后写论文的日子又过起比初试还辛苦的日子,在寄完答卷那天,我从晚上8点睡到了第二天。一切主观的努力都尽全力了,剩下就看运气了,而录取结果在发通知那天才能知道,这年头,等待成了考研人的一种职业习惯。
最后在师弟们毕业时,通知发了下来,和师弟一起领到的通知书里,我的没有缴费通知单,而在差额复试中,不少高分的人却因复试被刷了下来。在残酷的复试中,总算生存了下来,我想我会比别人更珍惜读研的时光,继续追寻我的梦。活着,就是一柄刀,只有不断的拼杀,才能印证自身的存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