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明白了]新中国与以色列:五十年风风雨雨

两国关系初步接触(1950~1956)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诞生,过了3个月,以色列国外长于1950年1月9日便致电周恩来总理称,“以色列政府决定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国的合法政府”。这是中东地区承认新中国的第一个国家。1950年6月,中以两国驻苏联的外交官举行会晤,中方询问以色列何时可与中国建交,以方以财政困难为由,目前不想在北京设立外交机构,但双方可通过驻苏领事馆继续保持接触。1950年9月19日,联合国大会第一次就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进行表决,以色列代表投票赞成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取代台湾国民党政府的代表。1951年2月,美国操纵联大通过了一项诬蔑中国为朝鲜“侵略者”的决议,以色列代表在美国压力下却支持了这一决议。1951年10月1日,以色列外交部“代表以色列政府和人民”致电周恩来,向中国政府和人民祝贺国庆。同年11月6日,美国在联大提议将中国代表权问题放到下届大会讨论时,以色列代表抽了反对票,以色列却转变态度投了弃权票。这一立场一直持续到1965年。

  1955年1月28日~2月21日,以色列驻缅大使戴维·哈科汗率领以色列第一个贸易团访问中国,会见了周恩来总理、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亚洲司司长黄华等。在签订了贸易协定后,哈科汗大使就以中建交问题和中国磋商,也希望中国派正式代表团访问以色列。但当时中国历亚非万隆会议召开在即,没有接受以色列的建议。

  在万隆会议结束后不久,1955年7月以再次提出建交问题,但中国基于当时阿以冲突的形势,认为建交条件尚不成熟,但愿扩大其他方面的接触。

  联系中断(1956年10月~1971年初期)1956年10月,以色列在英法国人国支持下,把自己的对外政策与西方在中东的利益(苏伊士运河权益)结合在一起,于是年10月29日伙同英、法向埃及发起了战争。首先进攻埃及的西奈半岛,遭到国际舆论的反对。这便促使中国对以色列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因为中以两国再进一步发展关系的客观基础和条件已经消失。当然,以色列对华政策的制定也有它一定的难处,它必须受制于本国的整个外交战备,所以从此后直至70年代初期,以中两国联系就中断了。

  民间友好推动以中两国正式建交(1971~1992)尽管以中两国国家关系的来往似乎中断,但民间的友谊仍然长存。中国人民在历史上曾经友好地对待来到中国的犹太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数以万计的欧洲犹太人为了逃避希特勒的屠杀前来中国避难,中国人民以友善的态度接持了这些犹太难民。新中国成立后,以色列人民普遍对中国人民怀有尊敬和友好的感情。中国人民在争取民族解放的艰巨斗争和建设国家的历程也博得了以色列人民的钦佩。虽然中国反对以色列的扩张政策,但中国政府也从未改变过承认以色列存在的立场。从80年代初起,中国代表在有关国际会议上再表示以色列与中东各国同样“享有独立和生存的权利”。因此以中两国人民没有任何理由断绝往来。

  1961年在肯尼亚的独立庆典上,以色列和中国的代表仍然坐在一起,虽没外交接触,但在不同的场合中,以方一些知名的政治家和外交家如本·古里安,他们仍很尊崇中国在国际政治中所能发挥的作用。以色列基本坚持了“一个中国”的立场,一直不与台湾建立外交关系,并不时地发出和中国改善关系的信息。1971年10月25日,第26届联大通过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并驱逐台湾“代表”的提案时,以色列在表决中疫了赞成票。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后,以色列曾通过美国国防部长施莱辛格、罗马尼亚外长和埃塞俄比亚皇帝等传话,探询与中国发展关系的可能性。1975年6月30日,中国贸易代表团,首次在法国参观了巴黎国际机场大厅的以色列陈列馆。1984年9月,以色列总理佩雷斯发表就职演说时声称,“我们愿意再叩一次强大中国的大门”。

  1985年11月,以色列把过去已关闭多年的驻香港领事馆重新打开,以便作为“通向中国的窗口”。就在此前同年的4月,以色列科学部长尤法拉·尼奥马纳和中国科委主任宋健在美国的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进行了非官方性会见。宋健说,中国已取消了对以色列和“南朝鲜”科学工作者的签证限制。是年6月以色列财政和经济集团的代表曾访问了北京;同年,中国的农业专家代表团也出访过以色列。是岁末21日,中国副总理兼外长吴学谦在开罗举行记者招待会时说,中国实行对外开放政策,中国又是许多国际组织及协会的成员,因此,这些组织和协会在中国召开会议,以色列专家和科学工作者都可以参加;如果在第三国召开会议,中以双方的与会者也可以接触,但这只不过属于民间或私人性质。

  从此中以两国的官方非正式接触和民间往来逐渐增多。1986年3月,中以两国又建立了直接电讯联系。1988年9月,以色列总理沙米尔和中国外长钱其琛在联大开会时进行了会晤。1989年1月9日,钱其琛和以色列外长摩西·西伦斯在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又进行会晤,双方就中东局势交换了,并商定由两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继续保持接触。1989年9月,中国旅行社代表访问了以色列,并决定在特拉维夫建立分社;与此同时,以色列也获得在北京开设以色列科学及人文科学院北京联络处的方便。1990年,2、3月份,双方两地先后分别正式开业,这是两国各在对方设立的第一个常设民间办事机构。翌年11月,以色列官方高级贸易代表团访问了中国。同年12月中国副外长杨福昌访问以色列,与以副总理兼外长戴维·利维同总理沙米尔讨论了中东局势、中东和会及两国建交事宜。

  1992年新年伊始,一个具有历史意义很不寻常的日子终于到来,那就是1月24日中以在该日正式建交。它标志出中以两国关系从是日起,不仅是开创而且已开始进入一个相互谅解与合作的新时期。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临时代办唐振琪先生在1月26日开馆时对新华社记者说得好:“中华民族和犹太民族有关相同的历史遭遇,中以建交必将加强两国人民之间的交往和合作,同时也有助于实现地区和平和稳定。”中以建交的联合公报是1月24日在北京签署的。中国外长钱其琛和以色列外长戴维·利维在上海签了字。这对以色列而言,算是完成了在第三世界中“最重要的一步”;对中国而言,因国家关系的改善,又能推进人民之间交流,巩固和发展两大民族的友谊。因此中以建交实际上是为两国在科技、经贸和文化等领域的更多交往开辟了更广阔的前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