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21

为什么一定要叫“中国香港”的问题

写在国庆。 为什么一定要叫“中国香港”的问题。 一开始我也很不习惯,叫了“香港”这么多年,突然加上中国两个字,难道北京也必须加上“中国北京”多绕口呀,这么不自信,白建国这么多年了。 但是今天我想明白了,这是从一场关于正名“孤寒”延伸意义的辩论开始。 事情从十年前刚从北京来香港说起,那个年代“屌丝”横行,潮流得西北西北,不自称屌丝估计都土得一逼,特别是大鹏的“屌丝男士”红变大江南北,屌丝逆袭就是那个年代每个80后的奋斗目标,只有自我标榜是屌丝,然后奋斗几年成功才是周董口上的“吊哦”,秒杀一切富二代。开BYD/QQ,上两年班就可以上楼。(月工资5000,房价一万左右的2008年北京,北京欢迎你),那是个激情澎湃的年代,随着北京开始稍微内卷(限购鼻祖),带着折腾让生活更美好”的信条来到了香港。(因为那会的名言是“不折腾”) 初初来到香港,其实是深圳,因为身份还是游客,只能住深圳天天跨境香港,还好那会深圳户口调干流程很快。两个月办好户口了,这就开始混香港了,QQ加点群吧。人生点人脉吧,香港油菜XX群,什么香港油菜俱乐部,跨境学童群,寄托香港,深圳房网。这样就慢慢认识了混在香港的内地港漂群體了。 聚了幾次餐,聊了聊生活,知道除了油菜渠道,還有IANG可以來港,然後就申請了香港學校,就這麼順理成章的過來了。 但是這邊人不講「屌絲」講「孤寒佬」,其實很長時間不適應講「孤寒佬」,畢竟「佬」這個漢字我還是認識的,不如說「孤寒絲」這樣就好理解些。所以一在群裡聊天愛老闆一講「孤寒佬」我就跟著說「屌絲」,反正各用各的詞,意思一樣唄,就跟我現在香港聊天,我普通話Local用粵語,溝通無障礙。直到我畢業後的兩年,有個特別富裕的小姐姐同學老在朋友圈罵屌絲,突然感覺幾年光景,輿論圈風向變了,屌絲被污名化了,變成Loser或者差人品的代名詞了,慢慢得我就入鄉隨俗用起高大尚的「孤寒」一詞,雖然我知道「孤寒」一詞在廣東話的本意是吝嗇。但是吝嗇也只是態度,因為每個人對資金管理時間管理不同,並不會因為別人沒有你大方爾你稱別人吝嗇。如果你說別人吝嗇則代表你更吝嗇。所以這個詞可以說在實際生活中是個滅絕詞彙。主要我看港漂群裡主要表達引申意義類似普通話的「屌絲」,一種孤寒逆襲的奮鬥精神。另外則代表東西很划算,CP值高。孤寒了一把就是開心了一把,孤寒到了就是賺到了。另外孤寒很有詩意,出自古诗词“高处不胜寒,孤芳人自怜。”一種意境,山頂,一個人,寒冷,星空,詩和遠方。此詞既可以自謙,又可以表達一種默默奮鬥的精神。 但是,但是這個詞脫離了港漂圈語境之後真的會引發滅絕詞彙的誤解。 所以为了避免误解,我以后用“寒孤”和“寒孤ちゃん”来表述,发音“Samu ko-chan”希望我發明的扶桑語和粵語會有所不同,避免不必要的誤解。 下面重點來了,「中國香港」也是為了避免Mainland Chinese 和 Local Chinsese之间的误解而安排的,对大北京来说没有这个问题,所以根本不需要加。 熱烈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2週年!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